<address id="r1xjn"><address id="r1xjn"><listing id="r1xjn"></listing></address></address>
    <noframes id="r1xjn"><form id="r1xjn"></form>

    <sub id="r1xjn"><listing id="r1xjn"><listing id="r1xjn"></listing></listing></sub>
      <noframes id="r1xjn">
      <address id="r1xjn"></address>

      当前位置:
      首页
      > 资讯中心 > 专题报道
      【我和我的外国朋友】我的“哈玛巴鲁巴依”——Taposh
      来源:孟加拉河道整治项目部 作者:贺振远 时间:2021-10-13 字体:[ ]

      红日碧涛,椰影芭蕉,大河流水,打渔人家。

      家在中国北方小城的我,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样的景色会走进我的生活。2020年毕业,我选择加入中国电建大家庭,来到电建港航公司孟加拉帕德玛大桥河道整治项目部工作,等到隔离期结束恰好是2021年1月1日。

      哈!新的一年新的开始,学生时代的结束,也开启了我人生新的阶段——一个充满更多挑战的未知旅程。此时的我褪去校服换上工服,有参加工作自食其力的兴奋,也有面对他乡异客和茫茫未知的期待与忐忑。

      初识

      “Good morning,boss!”

      我抬眼看去,对面站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,个头不是很高,笑得真诚而又自信,在棕黄色皮肤的映衬下,牙齿显得格外的白;又宽又厚的眉毛,像中国戏剧里的老生;深邃的眼睛,高挺的鼻梁,鹰嘴一样的鼻尖,密密的络腮胡包围着他略厚的双唇,这些五官配在他的圆脸上,显得很是和谐。

      不过他的发型就有些许乖张了,倒不是说邋遢,因为整体看来也算是干练整洁,只是那一撮长约十公分的黄色刘海过于“抢镜”,却偏偏在帕德玛大河冬季雾水的作用下,“老实”而又“拘谨”地窝在了额头上。后来同事告诉我,那人叫Taposh,是当地很不错的工头。

      就这样,我和我在孟加拉的哈玛巴鲁巴依就此结识了,哈玛巴鲁巴依在孟加拉语中的意思是:我的好兄弟。

      亦友

      国外项目上的时间过得很慢,初到时的好奇与期待渐渐荡然无存,接踵而至的是枯燥无味、焦虑烦躁,思家的种子在心头肆无忌惮地疯长。

      国外项目上的时间过得很快,快到还没等我完全熟悉工作,随着干季大施工的到来,我便迎来了独立负责的第一个施工面。

      就这样,2020年春节前夕,在我独立负责的第一个施工面上,Taposh成了我的首位工头,而我,则成为了已在项目工作多年的Taposh的“Boss”。

      独在异乡为异客,每逢佳节倍思亲。说到家国情结,恐怕没有哪个国家的人比中国人更加深重浓厚,我的梦里都是故乡故土,是亲友相聚的美好回忆。

      2021年2月11日,是中国最重要的传统节日——春节,这天我很早便来到现场,面朝大河、极目北眺,往年春节一家人团圆和美的幸?;嬗植蛔跃醯卦谘矍案∠?。

      “Happy New Year!”我的遐想被打断,Taposh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,并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肩膀。正当我诧异他怎么会知道今天是中国新年时,他开口问我:“你是不是想家了?”我告诉他是的。

      “我的家在离这里60公里的地方,我有一个漂亮的媳妇,一个可爱的女儿,半年没有见过她们了,我也很想念她们,我们都是一样的,一样为了生活??囊坏?,你正在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,是你们帮助了我们?!?/p>

      说这话时他是笑着的,洁白的牙齿在旭日下闪着光。后来我问他,怎么知道今天是中国的新年,他告诉我他已经和中国人一起工作很多年了,知道这个节日对中国人很重要,虽然不知道具体是哪天,但感觉快要到了的时候他就会用手机查一查。

      在生活中,Taposh也是极为贴心的伙伴。因为疫情防控需要,我们不能同当地居民接触,但生活总是需要些针头线脑的小东西。每次找到Taposh帮忙,他都不会推脱,并保证令人称心如意。本不是很富裕的他,偶尔买来些水果零食,也总是想要与我分享,因防疫要求,在我无数次“No need”的回答下,他还是会一如既往地要与大家分享。

      亦师

      我英语基础比较差,对孟加拉语更是一窍不通,加上来项目的时间短,对施工工艺、施工工序、施工管理还不够纯熟,渐渐地内心变得急切,脾气也随之暴躁起来,甚至有时会没来由地乱发脾气,但Taposh从来不恼,总是笑着对我说“OK”。等我冷静下来,便会向他道歉,告诉他我现在面临的问题和困扰。他总会安慰我说:“没关系的,我跟随过很多中国人,他们刚来的时候英语都不是很好,有的还不如你呢。但是在这里工作一两年之后,他们的英语都变得很好了?!?/p>

      再后来,Taposh变成了我的老师。他挨个指着身边的设备和物件教我英语,生动且细致。每当反复说过我却依然不理解的时候,他就会手舞足蹈地给我比划,有时还会夹杂着拟声词“呼呼呼,咚咚咚,轰轰轰……”。

      除了语言,我还会向Taposh请教各种施工船舶情况。这时的他会变得非常认真并充满耐心,不厌其烦地向我讲解各个施工船舶的设备状况、施工工序,甚至是某个工序所需要准备的工具及可能出现的情况。Taposh从来不会因为我侵占了他的休息时间而埋怨,在他的帮助下,我的英语口语水平有了很大提高,基本可以流利进行日常的交流。

      3月份的孟加拉正值夏季,这里的太阳总是白色的,帕德玛大河像镜子一般泛不起丝毫涟漪,湿漉漉的衣服和那因揩不尽而放任肆意流淌的汗水,则成为这等天气最好的衬托。

      孟加拉的夏夜天空很低,月亮像一个大玉盘,星星布灵布灵地眨着眼,万家灯火皆寂,只余着一两点稀疏的光,我便与Taposh共同在这样的景色中战斗。经过70多个日夜,我顺利完成了职业生涯的第一个任务,开心之余,暗许这成就感离不开Taposh的帮助。

      得遇良师,何其有幸。得遇益友,山河不隔。

      写在中孟建交46周年之际

      2021年10月4日,恰逢中孟建交四十六周年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,中孟友谊源远流长、历久弥新。于我,则坚信中孟两国人民的深情厚谊必会日久天长、万古长青;中孟两国人民将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道路上共同努力、携手并进。

      纸短情长,写不完中孟两国人民46年的深情厚谊;言不尽意,诉不尽我与Taposh的他乡之交。


      贺振远与Taposh


      【打印】【关闭】


     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排列3字谜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